美食是人生的小確幸

日本銀座夜晚的女人們


、高官、文豪、藝術家,被別人捧在天上,晚上到了銀座,他們從天上落下來,在這裡回到俗人的位置。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大導演小津安二郎、諾貝爾獎獲得者吉野彰都曾是銀座的常客。日劇《黑色皮革手冊》是銀座生活的...

 2019年10月26日
 21

海外掘金

掘金大師語

東京銀座,那裡被稱作大人的遊樂場。光顧這裡的很多都是大人物,白天他們是老闆、高官、文豪、藝術家,被別人捧在天上,晚上到了銀座,他們從天上落下來,在這裡回到俗人的位置。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大導演小津安二郎、諾貝爾獎獲得者吉野彰都曾是銀座的常客。日劇《黑色皮革手冊》是銀座生活的真實寫照。這裡,是壓抑的日本精英階層,能夠放鬆表達的地方,甚至很多政客之間的黨派合作都是在夜晚的銀座達成。

◎作者 | welens

◎來源 | WeLens(we-lens)已獲授權

在日本,很多精英人士都有一個關係密切的媽媽桑——她們往往擅才藝,通「極道」,解人情,懂世故,最適合收藏秘密。

秘密有時只有她一個人知道,不管她是出於要保護這張長期飯票,還是守住這個職業的品格。
化學家吉野彰20多年前對媽媽桑中島和子說,他總有一天會得諾貝爾獎。今年,他71歲,終於獲了獎,和子也就能在電視鏡頭前抖落這些事情了。

大文豪川端康成,漫畫家手塚治虫等人,都曾是這類俱樂部的常客,跟當時的媽媽桑保持著特別的關係。

小說家渡邊淳一去世前一年的生日會,是在銀座,由媽媽桑們為他舉辦的。當時他因為癌症坐上了輪椅,自嘲說,有了輪椅,就再也不能偷偷地密會了。

不少名作大概就是在這衣香鬢影中誕生。1受歡迎的中年女人俱樂部集中在東京銀座,那裡被稱作大人的遊樂場。單是座位費每人就要2.5萬日元(約1600RMB)的俱樂部里,幾乎天天客滿,最歡迎的女招待卻未必年輕漂亮。日語中把這種生意稱之為「水商売」。它賣的主要不是酒,也不是「肉」,而是一種看似價值不大卻又對每個人都非常重要的東西。光顧這裡的很多都是大人物,——白天他們是老闆、高官、文豪、藝術家,被別人捧在天上,晚上到了銀座,他們從天上落下來,在這裡回到俗人的位置。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就曾被媒體曝出常去六本木一個酒吧,除了酒吧的休假日,幾乎每晚都到,經常凌晨才走。連安倍都陪他去過。麻生太郎光顧的原因,就是因為一位年逾半百的媽媽桑,她最早在銀行工作過,也曾是一位服裝模特兒。為了能和客人們談笑風生,女招待不僅被要求高學歷,而且每天都需要大量的閱讀,以便掌握各式各樣的知識、政治、經濟乃至八卦。

比如當下很受歡迎的一位媽媽桑高嶋理惠子,自己掌握了英、德、法、俄等12國語言。她招徠的姑娘也都需有高學歷。

語言優勢幫助高嶋積累了人脈。她招人的條件,也需要是海內外知名大學畢業,或者擁有5年以上留學經驗。在每天營業的僅僅4小時(晚8點至12點)里,女招待們簇擁在客人身邊,給客人倒酒,陪客人聊天,但不可以被帶走。那是違反日本《風俗業法》的。相處的日子久了,有些客人私下還是會約女招待一起出去旅行,但她們不會輕易和客人發生性關係,因為她們生存靠的就是給別人心靈慰籍,一旦和某位客人的關係超出了界限,也會影響和其他客人的關係。

「對於勤奮工作的男性來說,與工作沒關係,與家庭也沒關係,能在遊樂的世界安心地玩耍,這種存在是很珍貴的。」51歲的媽媽桑白坂亞紀說道。不過,在這個情感和金錢熱切流動的世界裡,規則從來沒有多麼牢靠過。曾做過日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在銀座的俱樂部里有過一個情婦,還給他生了個兒子。

大導演小津安二郎的相好里,也有一位來自銀座——還是另一位導演「讓」給他的。

2媽媽桑的說話之道親密關係中的人,總會積壓一些要顧忌的東西無法開口,但可以在媽媽桑這樣的角色找到紓解的出口。在媽媽桑這裡,不用過度擔憂自己說話後會產生的影響,可以暢所欲言,不管是真有見識,還是吹牛或猥瑣,也都是一種傾訴和表達的渴望。

更何況,比起普通的陌生人,跟專業的、很懂人情世故的媽媽桑聊天,會讓人擁有覺得自己很不錯的感覺。雖然可能只是錯覺。

電影《小偷家族》里,亞紀與啞巴熟客在風俗店相擁取暖,兩個孤獨的人短暫的相互慰藉。而且,很多時候我們都沒有意識到,比起真心,不少人更在意的是自己的需求有沒有被充分滿足。

米倉涼子在《黑色皮革手冊》中飾演的媽媽桑,記得住每一次陪伴的客人的信息,既強勢又感性。《銀座媽媽桑的說話之道》里充滿了對男性這種心理的「洞察」:「男人的人生價值就是自我證明,所以當男人在傳達自己的主張時要不時用眼神送出『我認同你』的訊號,甚至內容有誤也不可以加以訂正,要永遠讓男人認為他的知識水平在自己之上,從而保持自信滿滿的狀態。」「在聊天的過程中要適當隱藏自己,除了全心全意的聆聽之外,要時不時用甜美的微笑回應說『你已經很努力了,真的很了不起。』恰到好處時還會輕輕地靠男人在肩膀上耳語一句『明天也請加油。』」」永遠不要提及在超市怎樣購物最省錢這種令男人興致掃地的話題。「……

正因如此,執著的日本男人認準一家店就能去個十幾二十年,變成了媽媽桑的長期飯票。曾經有個房地產公司的老闆,是銀座的常客,後來破產,去了建築工地幹活。但過了幾年,他打拚翻身後,又來到店裡。回到銀座,和相熟的媽媽桑喝上幾杯,成為很多男人在生活波折中的執念。作家姜建強講過一個故事,有一位媽媽桑,穿了一件很昂貴的和服招待客人。有個客人不小心將紅酒潑灑到和服上了。「一瞬間,僅僅是一瞬間,媽媽桑的臉上略過一絲困惑,但馬上笑顏逐開地說:請不要在意,並不是很貴重的和服。這位客人讀懂了媽媽桑的心術,之後常常來店,總花費達到了可買兩件和服的錢。」有些媽媽桑如果客人發生了長期的關係,它的界定也十分曖昧,比如曾有一個公司老闆和媽媽桑保持了7年的婚外情,被妻子告上法庭後,法院判其為「枕頭生意」——既不是妻子控告的通姦,也不是賣淫。3什麼樣的女人在銀座呼風喚雨要從陪酒的女招待升級為媽媽桑,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作為銀座知名的媽媽桑,唐澤菜菜江算是老天爺賞飯吃。1992年日本經濟泡沫,剛剛高中畢業的唐澤菜菜江開始在一個小地方的小酒屋工作。由於外型酷似知名女星三田佳子,25歲時,她開始在東京的上野成為話題人物,隨後收到銀座的工作邀請。在經歷第三間店的時候,她順利升格成為媽媽桑。

現在的她,一個人住在月租40萬日元、位於港區的高級公寓里。每天睡到10點中左右起床,早飯是醫生和營養師開的東西——吞20粒的維生素,喝一些調理身體的保健品。「為了能喝酒,不傷害身體才吃這些東西。」「其實想吃早餐,但吃完這些不就飽了。」

唐澤菜菜江做客《松子的未知世界》。與18歲就開始在酒吧里摸爬滾打的唐澤菜菜江不同,名校畢業的白坂亞紀算是半路出家。小時候白坂的夢想是當歌舞劇演員,但因為父母的阻攔,沒能到專業的學校學習,所以一度十分叛逆,發誓逃離父母管制。自此,成績墊底的她開始發奮發讀書,最終考進了早稻田大學。大學期間,同學邀請她去夜總會做兼職女招待,這讓她第一次見識到了銀座俱樂部的魅力,勸說父母成功後,她便在此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

憑藉著聰慧的頭腦,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她就成了店裡的頭牌,隨後在29歲就擁有了屬於自己的高級俱樂部。在俱樂部平均壽命只有5個月的銀座,她在激烈的競爭中,頑強地紮下根下來,成為業界數一數二的媽媽桑。

「醒來後的媽媽桑,第一件是就是翻看不知看了多少遍的名片夾,媽媽桑的腦子裡飛快地盤算著,哪位該發簡訊誘誘他,哪個該打電話痒痒他,媽媽桑心裡都有一本帳。」姜建強寫道。現在的她無論多累多忙,每天早上開始都會雷打不動地花5個小時,給每個來過店裡的客人發郵件。每逢重大節假日,白坂還會寄出2萬4千張的手寫賀卡,光買賀卡就要花費123萬8千日元(約8萬多人民幣)。

白坂覺得自己的生活跟普通上班族沒什麼區別,她不僅結了婚,還生了兩個女兒。

4喫茶店的招牌——懂得人情世故的老闆娘媽媽桑的詞義本身,是指上了年紀的女人。如果說俱樂部里的媽媽桑隱藏難見,那麼,喫茶店、小飯館裡的媽媽桑就好接觸多了。咖啡研究者沼田元氣對Lens說,很多東京人都會心裡默默收藏5間喫茶店:要有「飯特別好吃的」,「咖啡特別好喝的」,「可以和朋友吵吵鬧鬧的」,「適合獨處的」,以及最重要的一間——「老闆娘很親切,什麼都可以和她商量的。」「喫茶店給人的感覺,就像是第二個家。」而這樣親切的吸引感,有很大一部分就來自那位熟知人情世故的媽媽桑。「她們會傾聽來自客人們的煩惱。就像人們會去寺廟詢問『我接下來該怎麼做啊』一樣,人們也會到喫茶店裡去找尋答案。」沼田元氣說。「在喫茶店,與戀愛相關的諮詢是非常多的。如果失戀的話,咖啡也變得更苦澀了。」5永遠成長在母親的羈絆之中為什麼從高級俱樂部,到大小夜總會,乃至喫茶店的老闆娘,讓男顧客難忘的,往往是成熟年齡的女性呢?這個原因之一,可以找到精神分析學家土居健郎提出的「甘えの構造」(希望得到他人的愛以及對此的依賴)理論,它被認為是理解日本人性格的關鍵。而最常見的「甘えの構造」就是兒子對母親的依賴。伊恩·布魯瑪在《鏡像中的日本人》里寫道,日本男孩「被准許拿母親當做練習拳擊的吊袋,用拳頭打母親的乳房和用力拉扯母親的頭髮,來表現憤怒和沮喪」,而「日本母親極少直接或理性地施加懲罰。」這種關係自然會加重孩子對母親的依賴,在長大後遇到壓力時,也會希望找到這樣一個媽媽的懷抱。

但這種心理與西方式的「戀母情結」並不完全相同。心理學者河合隼雄曾經解釋說:在歐美童話中,年輕人總是勇敢地殺死了龍,救出了公主,然後與公主喜結良緣。而在母子關係中,「龍」其實便是母親的象徵——年輕人必須在形式上弒母,並與其他女性結合,才能真正完成自立。但在日本,這一情形卻恰恰相反。例如民間故事《浦島太郎》中:浦島太郎去了龍宮,不僅不與龍王對峙,而是與龍王的女兒幸福地生活在了龍宮裡。也就是說,日本男人從未經歷過與母親的對立,他們是永遠成長在母親的羈絆之中的。《源氏物語》里光源氏由對藤壺的母愛轉成性目標的對象,是日本男人戀母的典範。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有很多,有母親出於對自身家庭地位的擔憂,而試圖牢牢掌控兒子,建立他對自己的依賴,也有父親經常在外缺席的狀態,導致母子關係趨於緊密。作為日本硬漢標杆的高倉健在隨筆集《我想得到你的讚美》曾寫道:「媽媽,我想得到你的讚美,僅僅,就為這,三十多年我一直走到了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高倉健經常談到母親:「這一切多虧了母親嚴格的教育」,「……那樣會惹母親生氣的」。導演北野武也曾向媒體透露:「我自認有戀母情結。一有事情發生,都還有想依賴她處理的習慣。」

61/3男性喜歡與年長女性約會基於上述原因,日本的妻子往往也會變成兼職母親,丈夫在她們眼裡既是丈夫又是兒子。日本曾有一份網絡調查,有1/3的男性表示,他們更喜歡與比自己年長的情人約會。在日本各種最受歡迎的女藝人評選中,TOP10

往往都會超過30歲。近年屢屢上榜的石田百合子更是達到了50歲。這也能代表一種顯著的審美心理。

50歲的石田百合子,除了是個演員還是個隨筆作家。日本媒體曾經總結過男性喜歡大齡女性的九大理由:有煩惱時能得到中肯的建議;不會孩子氣;大齡女性更穩重,不用擔心見異思遷;不黏膩,彼此留存自我空間;敢於大聲斥責不成器的男人;可以交出主導權,在交往中做真自己;在和大齡女性交往中學習處世;能夠冷靜的對話,感情用事引發的爭吵很少;容易感到被女方疼愛。但說回到婚姻,日日鍋碗瓢盆交響曲演奏之後,浪漫不在,育兒辛苦,一些妻子就對母親兼妻子的雙重角色疲於應付了。如此一來,當男人們有了煩惱無處傾訴時,就又會找到喜歡的媽媽桑傾訴一番,說到傷心處,還可能趴到她懷裡大哭一場。河合隼雄把日本男人稱之為「永遠的少年」,土居健朗把日本男人稱為「撒嬌」的體質。而媽媽桑,無疑就是掌握了這些「少年」心理密碼的人。Lens

是一個致力於發現創造與美、探求生活價值、傳遞人性溫暖的文化傳播品牌。

☞感謝關注海外掘金(微信ID:gold1849),若想閱讀更多好文章,歡迎在公眾號對話框回復「搜索」!淘金不易,看完記得點個「在看」喲~

回覆

共 0 則評論,您可以發表一個妙評


延伸閱讀




美食,是人生的小確幸。
確幸不一定要龍蝦魚翅,常常只是一碗牛肉麵,幾片涼拌小黃瓜,或者一杯咖啡,一口小酒,在心情對的時候吃,在悠然的時候喝,全都可以是無比的享受。
美食APP是主婦的奇妙手冊,也是單身男女不想被滿街滿巷的陽春麵滷肉飯綁架人生味蕾的解放神器。
能吃,就是福。
會吃,才幸福。
懂吃,健康又滿足。
食神APP提供給您的是,一個沒有邊界的美食饗宴新新世界。從此,您也可以是美食界的哥倫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