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美食更要兼顧健康。

中國大閘蟹百年遠征歐美記:在歐洲泛濫成災,更讓美國人提心弔膽


錢江晚報美食頻道「青背、白肚、金爪、黃毛、壯體」是大閘蟹的特點。我國第一個水產類馳名商標就是「陽澄湖大閘蟹」,曾作為中國國家地理標誌產品,而被評為「中華絨螯蟹典範品牌」。魯迅先生酷愛吃螃蟹。好在那個年代的大閘蟹並不昂貴,價格也僅比鮮魚略高。...

- 2021年1月08日00時10分
- 錢江晚報美食頻道

錢江晚報美食頻道

「青背、白肚、金爪、黃毛、壯體」是大閘蟹的特點。

我國第一個水產類馳名商標就是「陽澄湖大閘蟹」,曾作為中國國家地理標誌產品,而被評為「中華絨螯蟹典範品牌」。

魯迅先生酷愛吃螃蟹。好在那個年代的大閘蟹並不昂貴,價格也僅比鮮魚略高。

他曾說:「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是很令人敬佩的,不是真正的勇士誰敢吃它呢?」

這第一個吃螃蟹的勇士叫作巴解。

相傳大禹治水時,有一種「夾人蟲」常常成群結隊禍害稻田,迫害治水河堤。百姓用火驅趕後不久,依舊捲土重來。

大禹手下的巴解常因「夾人蟲」的襲擊而頭痛不已。

這一日,巴解靈機一動,命人挖護城溝,並在裡面灌注熱水。夾人蟲再來,紛紛掉入護城溝中燙死。

死後的夾人蟲渾身通紅,香味誘人。

想來巴解也是個「吃貨」,沒能抵擋住香味的誘惑,竟撿起一隻燙熟了的「夾人蟲」品嘗。

不想這「夾人蟲」的味道竟十分鮮美。

於是,洪災過後,夾人蟲成為家喻戶曉的美食。人們為了紀念巴解,為這種夾人蟲命名「蟹。」

從《周禮》和《字林》的記載可以看出,我國已經有兩千七百多年吃蟹的歷史。

自古以來,食蟹都是一件大雅之事,分「文吃」和「武吃」。

武吃快意瀟洒,文吃細咂慢啖。

《紅樓夢》中,對大閘蟹有著較為詳實的食用方法,如螃蟹要燜在籠屜里,現吃現拿,配了酒來吃更好。吃過之後也有講究,要拿「菊花葉和桂花蕊熏過的綠豆面」洗手。

為了更好的體現螃蟹價值,明朝的漕書專門研發了一套食蟹工具,分為錘、鐓、鉗、鏟、匙、叉、刮、針8種,稱之為蟹八件。材質一般以金、銀、銅為主,小巧精緻,妙趣橫生,一直沿用至今。

拿大閘蟹當飯吃的美妙體驗,眾多吃貨紛紛表示羨慕嫉妒恨。

可如今的大閘蟹早已不是你想買就能買,想愛就能愛的。

作為餐桌上的高端食材,大閘蟹的價格也在逐年攀升。

還在池塘中的時候,很多大閘蟹券就已經銷售一空。

若魯迅先生活到今日,怕是也只能「望蟹興嘆」了。

清朝中期,西方列強將中國當成商品傾銷地,不斷派遣商船前來掠奪式採購。

上海成為口岸城市,長江流域的產品出口更加方便。

五口通商時期,長江口黃浦江一帶港口停泊著一艘來自歐洲荷蘭的商船,專為歐洲客商選購中國瓷器和茶葉。

為了讓商船更加穩定,蓄水池中通常會灌滿壓艙水。

這一次,商船用了黃浦江中的水。

這一池黃浦江水中,還有大閘蟹卵和蟹苗。

就這樣,蟹卵與蟹苗隨著商船「偷渡」到了歐洲,繼而轉回荷蘭。

到達港口後,蟹卵、蟹苗隨著壓艙水被排出,進入到溫度、鹽度都與長江水系接近的水系。

在這裡,它們沒有天敵。大閘蟹們開始撒了歡兒地繁衍生息,很快形成種群。

一隻母蟹每年能產出一百萬個卵子,這對當地的水生物種產生嚴重威脅。

並且在適宜生長溫度的情況下,大閘蟹們開始大規模遷徙,占領面積越來越大,最終泛濫成災。

曾在中國肆意妄為的歐洲人萬萬沒想到,會被小小的中國螃蟹搞得手足無措。

天道好輪迴!

三、橫行歐洲的大閘蟹

大閘蟹之所以在歐洲泛濫成災,最大的原因有兩個。一是歐洲人的飲食習慣,二是大閘蟹強悍的生存能力。

從古至今,歐洲人沒有關於吃蟹的習慣,甚至很多地方根本不知道螃蟹能吃。

沒有需求,自然沒人捕蟹。這也是大閘蟹到達歐洲後能夠快速繁衍的原因。

有一種華溪蟹是肺吸蟲病的寄主,吃了這種螃蟹後,極易罹患肺病。

而大閘蟹和華溪蟹的英文名字一樣,歐洲人認為兩種螃蟹沒有區別,所以根本不接受政府號召去吃大閘蟹。

此外,習慣用刀叉切肉的歐洲人,對於需要繁瑣剝殼的大閘蟹十分排斥。而面對飯店推出的剝殼螃蟹肉,分量小价格高,遠不如吃肉實惠。

而且傳統的歐洲紳士認為,直接用手拿著食物吃,是野蠻表現,非常失禮。

強大的生存能力,也是大閘蟹在歐洲稱王稱霸的資本。

大閘蟹適宜的水溫十分廣泛,天冷或者天熱都可以打洞躲避。在水溫低於10度以下,它們會減少覓食,等待合適的時機。

大閘蟹是雜食性動物,基本遇到什麼吃什麼。

野生大閘蟹在食物稀少的情況下,會覓食浮萍、藻類等水生植物的碎片。

食物豐富時,偏愛動物性食材,像是魚、蝦、螺、蚌、蚯蚓、昆蟲等。

沒有新鮮的食物,腐臭的動物屍體也可以下咽。

而大閘蟹屬於高產蟹類,一般在2——3月形成繁殖盛期。抱卵數量會隨著雌蟹的體重有所變化,一般都會維持在20——70萬粒左右。

抱卵蟹會在淺海中生活一段時間,受精卵發育成蚤狀幼體,會經歷五次蛻皮變成蟹苗,洄遊到各種淡水區去。

大閘蟹年幼時,有強悍的再生能力,受到強烈刺激或者損傷後,會丟棄胸斷足而逃。

四、危險侵略物種之一

在我國需要保護才能繁殖的大閘蟹,在大洋彼岸卻泛濫成災。

英國廣播公司bbc曾經報導,1935年後,大閘蟹在英國就成為家喻戶曉的「入侵者。」並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列入100種最有破壞力的入侵物種。

為此英國專門引入檢查及捕捉大閘蟹機制,欲除之而後快。

紐卡斯爾大學研究員本特利在《生物入侵》期刊上寫道:「中華絨螯蟹」已嚴重威脅英國海洋生物。它們捕食英國海域受保護的白鰲小龍蝦和三文魚卵等本土物種。在波羅的海落戶的大閘蟹甚至有可能逆流爬行到三文魚產地,那將會對蘇格蘭三文魚產業帶來致命打擊。

不止英國,德國對大閘蟹入侵也是頭痛不已。

自1912年起,首次發現德國境內有大閘蟹後,這種長相類似「大狼蛛」的可怕生物就以每天爬行12——18公里的速度,聚集在排水口、水壩附近。

它們會毀壞當地漁民的捕魚工具,吃掉裡面的魚蝦。截止最新報導,大閘蟹在德國破壞生態系統與水利設施造成的損失已經高達8000萬歐元。

比利時西北部城市的布魯日運河,也曾被挖巢築穴,繁衍生息的大閘蟹軍團架空了他們引以為傲的古鎮運河河床。

英國泰晤士河兩岸的植被,也在大閘蟹努力下破損的千瘡百孔。為此,英國人「親切」地稱大閘蟹為「alien crab」(外星螃蟹)。

而在英國水土的滋養下,大閘蟹個頭變大,體質變強,很快打敗本土紅蟹,稱霸該水域。就問國內的吃貨們饞不饞?

上個世紀80年代,大閘蟹又重新拓展版圖,這次他們甚至來到美國加州西海岸,緊接著又征服紐約哈德遜河,一度在這裡野蠻生長、橫行霸道。

大閘蟹適應能力強,短時間內就能安頓下來,並且積極擴張領地。

對於不速之客的到來,歐洲各國並不歡迎。

六、對付大閘蟹各國出奇招

大閘蟹過度繁衍,致使英國淡水鰻魚瀕臨絕種。為了能夠快速的消滅大閘蟹,解除英國河床危機,當地政府出台鼓勵人們吃大閘蟹。

可是英國人在看到醜陋的大閘蟹後,竟然連嘗試的勇氣都沒有。

為了證明大閘蟹能吃,甚至還邀請專家進行研究和講解。

《獨立報》記者品嘗過後發食評,一再表述大閘蟹的美味。可無論怎麼鼓吹,民眾中都無法接受大閘蟹。

作為的最早受害國——德國,一直在研究如何消滅大閘蟹。可是不管用什麼手段,過不了多久,大閘蟹都會會死灰復燃。

泛濫最嚴重時,大閘蟹成為德國境內唯一蟹種。

經過多年觀察,德國人從中嗅到商機,原來中國人食用這種大閘蟹!

於是他們開始大量捕撈,再以非常低廉的價格出售給中餐館、亞洲超市等地,從中賺取利潤。

僅易北河及其支流洛克尼茨河,每年就能捕獲約3噸野生大閘蟹。

比利時為保護境內河床,不得不設下陷阱捕撈大閘蟹。

捕撈上來的大閘蟹要麼直接殺死,要麼磨成魚類飼料。可是用量遠不及大閘蟹的增長速度。

去年一年,比利時就抓獲大閘蟹140萬隻。比利時當局考慮將它們運回故鄉中國,讓中國人幫助他們消滅這種沒有天敵的螃蟹。但面對高昂的空運成本和損耗,這個方案至今還在商討中。

在美國,大閘蟹是「被通緝的美味」。

因為美國大量華人愛吃大閘蟹,但是擔心大閘蟹產生生物入侵的後果,因此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明令禁止旅客攜帶大閘蟹入境,違者會被罰款300——500美元,最高可達1萬美金。有了規定以後,大閘蟹在美國的價格連連攀升,走私螃蟹甚至一躍成為暴利行業!

很多人為此鋌而走險,去年一年,CBP就在美國各港口查獲15000多隻。

僅僅依靠海關堵截大閘蟹入境遠遠不夠,為此,大閘蟹在美國擁有了「通緝令」。他們呼籲民眾幫忙抓捕,發現大閘蟹後,要及時上報環境監控部門。

最好將大閘蟹放入酒精中浸泡,或者冷凍保存,總之不能放過!

把大閘蟹放到鍋里蒸一蒸,它不香嗎?

大閘蟹憑藉著自身優越的生存能力,硬是在大洋彼岸站住腳跟,成為讓歐洲人談之色變的生物。

對此,我們中國的吃貨們拍著胸脯保證:只要報銷機票,不管是泛濫的大閘蟹、小龍蝦、大鯉魚還是牛蛙、兔子和生蚝,都能一年吃成保護動物,五年吃成教科書,十年只能聽長輩講故事!


搜尋

熱門內容



美食,是人生的小確幸。
確幸不一定要龍蝦魚翅,常常只是一碗牛肉麵,幾片涼拌小黃瓜,或者一杯咖啡,一口小酒,在心情對的時候吃,在悠然的時候喝,全都可以是無比的享受。
美食APP是主婦的奇妙手冊,也是單身男女不想被滿街滿巷的陽春麵滷肉飯綁架人生味蕾的解放神器。
能吃,就是福。
會吃,才幸福。
懂吃,健康又滿足。
食神APP提供給您的是,一個沒有邊界的美食饗宴新新世界。從此,您也可以是美食界的哥倫布。